警钟长鸣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警钟长鸣 >> 正文

以案为鉴 | 把教育资源当"人情"的小学校长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9-30    点击量:

“自由太可贵了,现在如果让我出去,哪怕是吃糠咽菜,我都觉得是快乐的。”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区第一小学原党支部书记、校长郭丽红在接受组织审查调查后悔不当初。

郭丽红自幼怀揣当老师的梦想,1992年9月,她从昆明师范学校毕业,如愿以偿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。起初,郭丽红时时事事严格要求自己,以饱满的热情投身到教育教学工作中,钻研教材教法,探索教学模式,积极参加各级教研活动,较为出色地完成了各项工作。郭丽红的辛勤付出也得到了认可与肯定,多次受到市、区表彰奖励。回忆起这段日子,郭丽红感到特别的踏实、安心、幸福。

2013年8月,郭丽红走上学校的领导岗位,开始担任昆明市呈贡区城内小学(后更名为呈贡区第一小学)校长,全面负责学校的行政工作。该校创办于1908年,有上百年的历史,教育教学质量连续多年居全区第一,深受学生、家长的好评。拥有了权力后,在形形色色的诱惑下,郭丽红并没有很好地把持住自己,逐渐背弃了入党誓言,理想信念开始动摇,一步步走向了违法犯罪的深渊。

担任校长之后不久,郭丽红就“改弦更张”,安排学校总务在学校对公账户之外设立“账外账”,也就是“小金库”,主要用于开支平时不能从学校对公账户支出的费用。而这部分资金的使用,“不要任何单据,也不需要记录会计明细、进行出纳登记”,经郭丽红同意后,学校总务可以收取相关费用并支出相关费用。收支自由、随意,脱离了会计、审计及其他财经监管部门单位的监管。在组织的三令五申下,郭丽红胆大妄为、顶风违纪,设立“小金库”,毫无敬畏之心。

对于第一次收人钱物,郭丽红记忆犹新。2014年8月,学校原大队辅导员萧某送来了两张购物卡,价值1000元。一番推辞过后,郭丽红没有坚定地拒绝。正如她自己后来反思的,“贪欲是犯罪行为的开始,但自己居然收得理所应当。”也就是从那一刻起,郭丽红忘记了自己的初心,为自己埋下了人生的祸根。

郭丽红利用手中的权力和招生制度上的漏洞,明码标价大肆敛财,经手事项“大小通吃”,大到招生入学、学生餐供应按人头收受好处,小到香水、香烟郭丽红都不放过。个人独断专行,一些老师的产假、手术病假,都需要对其有所“表示”才能得以批准,甚至在教师职称评定、教学交流等方面故意刁难、打压、排挤“不听话”的老师。此时的郭丽红,已从当初的勤勤恳恳、谨小慎微,发展为刚愎自用、专横跋扈,玷污了老师这个神圣的称谓,也让一所百年小学蒙羞。

贪婪,驱动着郭丽红如飞蛾扑火般走向违纪违法的深渊。在郭丽红看来,权力就是金钱。只要给钱,教育资源可以当“人情”,学校的工程可以当“人情”,师生的利益也可以当“人情”。在向郭丽红行贿的对象中,一个她口中的“某某籍口音女子”显得尤为特别。2014年7月,郭丽红在吃火锅时偶然认识了这名女子。在之后的四年时间里,郭丽红明码报价,“你拿钱,我办事”,按每人5000到16000不等的价格,分四次收受该名女子所送的非划片招收新生入学及学生转学“感谢费”,共计人民币30万元。而自始至终,郭丽红跟该名女子仅仅一起吃了一次火锅,她甚至都不知道对方姓什么,直到办案人员拿出照片和相关材料,郭丽红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。

不知姓名的女子的钱敢收,多年“老朋友”郭丽红照样也不放过。某地产公司老板陈某国是郭丽红及其家人多年的好友。郭丽红经常光顾陈某国的茶室,自称其生活圈是学校、家和茶室“三点一线”。学校的报告厅需要进行装修改造,郭丽红将项目交给了陈某国,工程完工后,陈某国一次性付给了她10万元的好处费。而在郭丽红被留置后,她眼中的“好朋友”陈某国却不再接听电话。“以权交友,权倾情绝;以利交友,利尽则散。”此时的郭丽红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。

郭丽红在任昆明呈贡一小党支部书记、校长期间,违反政治纪律,对党不忠诚不老实,表里不一,欺上瞒下,耍“两面派”,做“两面人”;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廉洁纪律,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;违反组织纪律,在组织进行谈话、函询时,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;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,违规列支费用,私设“小金库”,使用“小金库”资金滥发津补贴;利用职务便利,在学校招生、学生餐供应,工程竞谈、施工、款项拨付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,多次非法收受财物,共计人民币719560元;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、不收手、顶风违纪违法。2021年8月,郭丽红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。

“人的贪欲是一旦开始没有收住,就会如水一样流不止。这种心态是病,是贪病,如果没有人来治,自己就会病入膏肓。”在被留置后,郭丽红剖析自己贪腐的原因。“贪病”源于初心的蜕变、思想的堕落,在一次谈话过程中,郭丽红被问及是否清楚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,她回答不知道。作为一个有着二十年党龄的老党员,又是学校的党支部书记、校长,这样的回答令人吃惊。

“清白做人,干净做事,人生才会无怨无悔。”郭丽红想起了80岁的母亲没有人照顾,想起了支离破碎的家庭,百感交集。在权力和金钱面前,郭丽红迷失了方向,也让自己从一名教育工作者沦落为身陷囹圄的囚犯。(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区纪委监委 李中军 梁乾晖 || 责任编辑 赵宇航)